载 入 中 , 请 稍 后 . . .
  Home | About Me | Fiction | Prose | Links | Forum

 

    在是2012年的3月,早春,即便全球变暖,但这个城市年复年的冷,潮湿的阴冷,浸润骨髓的寒。2012年,这4个数字组成的年份看上去很神奇如同遥远的2046,终于对这10余年前的网站做了简单的改版,让JS适应IE9的时代。

    多年过去了,如许经年,此去经年。

    《星空》里面有这样一段话:
    有阴影的地方,必定有光。
    孤单时,仍要守护你心中的思念。
    那时候,未来遥远而没有形状,梦想还不知道该叫什么名字。
    我常常一个人,走很长的路,在起风的时候觉得自己像一片落叶。
    仰望星空,我想知道:有人正从世界的某个地方朝我走来吗?
    像光那样,从一颗星到达另外一颗星。
    后来,你出现了。又离开了。我们等候著青春,却错过了彼此……
    但我永远会记得,那年夏天,最灿烂、最寂寞的星空。
    米把它献给所有无法与世界沟通的孩子。这里面或许也有我。

    些年。

    不住的沙,索性扬了它,一念起,一念灭,无论如何,Love the life you live,live the life you love。

2012.3.1 In Shanghai


    路上走来,青春多多少少有点泛黄,理想对于我有那么点奢侈。

    几年我在网路上流浪,在城市里流离,生活一直失所。2000年开始有了连续性的大段的旅行,不停的走不停的飞,在每个城市里穿梭,然而文字却越写越少。天空中没有留下翅膀的痕迹,但毕竟我们已经飞过了。

    了不能选择生活,我选择其他的。这理由就是我没有理由。无处告别。

    岁渐长,予取予舍,总明白些,也果敢些。有闲,静下来,在想象的情景中,漂流,飞荡。付出的,回报总在不经意间。

    愈加的淡然了,该明净的便会一直明净下去。幸福应该是一种看的见摸的到的东西。它是一种冷静,代表一种熟悉,还代表一种时间。

    来没有过任何一个新的时代,被赋予过这么多的定义和内涵。纵容我们在心中重新开始盼望,让成长的成长,该盛放的盛放。

    莲花开,白衣飘去。八月荼蘼,不是归途。

Yours dear, Dew
2001.7.30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