帛琉,彩虹尽头的白房子

 





帛琉,彩虹尽头的白房子:::::::::::::::::::::帛琉,彩虹尽头的白房子


一个和天朝没有建交的国度
一个世界最顶尖的潜水圣地
一个对全世界免签的地方
一个地球上唯一无毒的水母湖
在柒间的全白房子里面做一个精灵公主
在水下三十米做一条鱼和水母拥抱

The White Palace at the end of the rainbow in Palau

 

  在东海岸庆生逗留周末之后,从S国飞回S城,停留短暂的3天继续飞往首尔,在仁川机场,小五说,请让我请你吃顿饭。国际机场看起来都差不多,然而首尔的特别冷,不仅仅因为北方的12月,更多是井井有条的热闹中衬托出来的冷清,这种冷是内在的,与表象的锦华形成鲜明的反差。
  航班午夜抵达了科罗尔(Koror),预订了PIT3天浮潜计划,于是有地陪在机场等候,被人接总归是件幸福的事情,不知为什么所有往来帕劳的航班都在凌晨3点,而一早9点就要出海,这中间的时间差睡和不睡都是一种痛苦。Airal View是一家很旧的酒店,不过离开机场极近开车仅几分钟,有一个很大的水上乐园,大抵是因为帕劳诸岛都被一片海水包围着,淡水的乐园总是不够吸引人。很快入睡又很快在闹铃中醒来,早餐厅一副南洋的风格,红木色宽大的家具,让室内的气氛有些严肃,好在落地窗外绿色盎然浓郁,地陪已经来了,在前台领块大浴巾,即便都是轻装,我们的装备仍然不少,相机、防晒服、面镜、呼吸管、脚蹼还有一些七七八八零碎的小件整整装了2大个背包,也许头一天都因为缺乏安全感而准备充足然后会渐渐地逃脱这种自我捆绑。
  接上同船的人在潜店做最后的准备,小小的店里熙熙攘攘人声鼎沸也许这是一天里最热闹的时光吧,出海是兴奋的,但是有时候我不知道这个兴奋的源头在哪里,是因为具象上的海的辽阔还是因为抽象中海的宽容?码头就在Royal酒店,走过一条长长的堤,两边都是大朵大朵绽放地肆意的热带兰花。帕劳和台湾邦交被称为帛琉,一个念上去中古有人文气息的名字,人口2万多人基本工作在各种国家机构中,帕劳国籍比美利坚都难获得,即便和当地人联姻也只有子女可以获得帕劳国籍,因为帕劳对全世界免签,全世界因而也对它免签,于是这南太平洋上的岛国国籍矜贵起来。
  貌似我最感兴趣的浮潜点都在这一天,牛奶湖(Milk Way)是一片不大的海域,水色粉绿在日光下显出荧光色,潜导们在猜拳,输了的人需要下湖底捞泥,一个猛扎自由潜下去捞上一大把白色的淤泥,争先恐后去抹了涂满全身把自己变成一个泥人,这一把火山泥值20美金,纯天然的面膜。晒一会日光,略干后跃入湖中,水色被惊扰,白泥遇水化为粉尘溶解于水色,绿愈来愈粉,粉质地的色泽明艳得像糖果。初入水,还是有些拘谨,救生衣系得紧勒得像个粽子,不记得多久没有这样亲近过水,更多的体验居然是束缚,惦记着是否会下沉,是否拍照拍出来好看,惦记着防晒,当然也记挂着临行前两天在S城出的车祸及其后续处理,总之心事重重与原来对假期的甜蜜和轻松的期盼相比横生出诸多意外。
  牛奶湖的拘谨还没过去,快艇就已驶到了我最期待的水母湖(Jellyfish Lake),作为世界上唯一的一个无毒水母湖,那些晶莹得长相萌Q的橘红色软体动物,有太多的不真实感。随船带了一套肉粉色的薄纱裙子,本来是预备在水母里玩一把梦幻,但是这景点到来的太块,仓促得没有准备好心情,最终留下了一点遗憾。要去水母湖,要翻过一座小山,山背后有个迷你码头,水色略深油绿并不清澈,踢了好一阵子脚蹼,连个过渡地带都不曾感知,瞬时感觉自己被一片精灵般的物种所包围,因为它们的半透明和荧光色,还有忽闪忽闪的漂浮状,探手出去轻轻捧起一个,顶面顺滑,底部柔软。水母没有眼睛无法和它对视,但是面对它们,我心中无端徒升温情和绵暖,小五总是嘲笑我这一点,我对于动物有比对人类更本能的爱。在湖里,怕伤着这些娇嫩的海花不能踢蹼,没有目的得浮来浮去,因为礁石隔断了外海形成这一小片淡海水域,进化中水母渐渐褪去了毒性变成一种尤物,我一直以为,过几天一定会再一次回到水母湖,然而缘分叵测,我们无从得知下一刻会发生一些什么。
  午餐在无人岛上吃的,帕劳星星点点的有着200多座岛屿,仅仅8座岛上有常住居民,由一个大堡礁和无数小岛和较珊瑚礁构成了洛克群岛。这些岛屿自空中看下来,如同一个个长了草的馒头,阡陌纵横,我对热带泽国有着狂热的迷恋,海岛生活吸引我这种崇尚无所事事的懒人。很多人未曾听说过有个国家叫做帕劳,临行前我同他们解释了好多遍,帕劳就是一个国家不是某个城市,对于我来说,选择它,除了它是一座索立群居的南太平洋岛国以外,也因为它和对岸邦交,仅这个理由就足够充满神秘的吸引力。当然还有一个理由,帕劳至今都有母系社会的影子,女性在这个国度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即便如今执政的都已大多数为男性,但千百年以来的文化传承仍然让这里的女性成就为最大的幕后指挥者。为了让压抑的男性有个宣泄情绪的出口,女人们建立了男人会馆让男人在挨打挨骂后这里释放牢骚,她们聪明地不踏足其中,维持了一种平衡,三角形的屋顶椰子叶覆顶,这也是帕劳国徽的图案。最后,还不得不承认,有一个理由是因为南太平洋诸国以胖为美,有一种棕色人种特有的蓬勃的喜悦。
  岛上有烧烤架,船夫从快艇上搬下冷冻的食材和炭火开始烤肉煮汤煲饭,闲着的时候我脱去紧身的防晒服,穿着比基尼在浅滩寻海参玩,一握触手又是一番柔滑,沙子白得细腻,一撩一踢间不曾搅浑海水,仍是那般透澈,水草绿的鲜嫩,随波摇曳,腾在水面上,靠着呼吸管让自己顺着浪漂游,为节约体力便一动不动,又被嘲笑成浮尸。密克罗尼西亚的西边有一群岛,名叫帕劳,它是最纯净的海洋生态系统之一,温润而又诡异的海,光和热,风和月色,就在我漂着即将认为自己已经解离为水分子的一部分时,潜导喊着开饭了。BBQ一贯是我的最爱,在把吃不完的米饭扒给小五的同时,偷走了一大块烤肉,体力的消耗有时候是一种满足感,因为那以后无论是吃还是睡都特别的敦实。
  快艇开了许久许久,坐的肌肉僵硬,经过德国水道(German Channel)时没有下水,这条366米的水道在1个世纪前由于德国人为了运送磷矿在这里炸出一条的水道,以便运补船可以较近地通往安佳尔岛(Angaur Island)。午后,太阳高照,水色在阳光的直射下呈现出斑斓瑰丽的各种荧光色,深深浅浅,见底又因为一阵微波涟漪荡过去显得深幽,远处岛屿在起伏的波浪摇摆中像座浮岛。终于到达大断层(Big Drop Off),环礁的边上已临外海,当环礁群向外延伸2至3公尺后,海底急遽下降300公尺,成为海中的大峭壁,充斥着各种软、硬珊瑚,最重要的这里有苏眉鱼。这一天季候不错,顺水放流,一边是满天飞舞的蝶鱼和小丑鱼,另一侧则是目不可测的深海,许多道光从海底反射上来,在汪洋的沐蓝中,觉得那是一个尽头,连接着某种时光或者平行空间的隧道,鹦哥鱼和神仙鱼真身边仿佛随手可得,我终于开始适应水中的生活。
  傍晚时分才回到岸上,在海上吹麻了身体在热水的沐浴下渐渐舒缓活了过来,为了这次出行,我们几乎把全TB卖海滩装的铺子都浏览了遍最后订了数十件,洗漱用品都是特意采购的,用激光刻了字,连同毛巾也都是定制的绣着名字,装箱的时候,看着都觉得太疯狂,可是一想起3个月前的白川和伊豆行,带了整整一个24寸箱子的和服和羽织,便哑口不作声了。因为贪图省力,时间便不由控制,来不及补一宿未睡醒的缺,接送的车便到了,帕劳几乎没有公共交通,吃饭潜水购物都可以打电话到要去的店铺由店家派车来接送,晚餐是一家大陆人开的餐厅,在岛上估计天朝国民也就百来人,不会更多,晚餐的菜肴谈不上好吃,但是大有看头,那是一道水果蝙蝠汤,吃水果长大的蝙蝠,此刻已经被剖堂开肚地躺在汤碗里,翅翼收缩紧紧护在身侧,小五看了我一眼,我知道他想说的是你喜欢的动物,那吃还是不吃呢。最后把它从汤里拎了出来,展开翅膀,摆成蝙蝠女侠的造型合了影,摸了摸它被煮熟的小脚趾。餐后竟然还有赠送的MASSAGE,十分香艳的一处会所,心有余悸。
  等到回到酒店,终于可以放平倒在床上,在倦意还没来之前,我想起某些被给予过温暖的瞬间,一小段一小段,有快乐也有眼泪,只是需要有人陪伴罢了,一种安心用来填补逃避生命的空虚和寒冷。

  又一天开始,天亮了,光透过窗帘一点一点地照射进来,有些疼痛来源于幸福。事业功名物质甚至理想这些事实上都要比爱情来得安稳得多,倘若看穿生命的本质,每个人的选择仍然也是不同的,分离不是的终局,但绝望一定是。这个道理明白和实践亦是两回事。
  早餐终于吃得悠然了一点,因为今天坐帆船在内海玩,慵懒充裕。我一直在走神,这几个月以来,差不多每隔两周便从一个国度飞抵到另一个国度,盛放和枯萎是并存的,有时候意象中会突然涌现出撕裂的身体碎片一片又一片掉落下来,这也许是一种暗示,也许并不是我的心理防御机制足够强大所以无法被催眠,而是因为抵触某些潜意识的暗示我加固了心理防御,先有鸡还是先有蛋,显然此刻我无法得知,暗示是一把钥匙,可我需要找到可以开启的门。
  我们住的Airal最远所以到的最早,双轨帆船四平八稳也坐得宽裕舒坦,因为舒适也因为臭美我果然放弃了装备防晒服,换了薄纱下水。穿过日军水道,望见了沉船,二战时期,太平洋诸岛均不能幸免于危安。软珊瑚区有着神奇的洋流,水下的岩壁长满色泽妖冶的软体珊瑚,随着波流摇摆,很难掌握快门,于是切换到了摄影模式,曾有人说,第一天你会兴致盎然,第二天也许还乐不思蜀,可是等你回到岸上,便会发现每一段视频看起来都那么差不大多。即便最终的事实仍然如此,拍的时候还是毫不在乎储存卡的容量。每隔几分钟洋流自左向西带着你穿过岩洞抵向彼岸,每个几分钟又会回溯回此岸,水颇深有些冷,尝试不穿救生衣下水,靠海水的盐分自然漂浮,心中有些小小不安却又是刺激的,人大抵都会有如此的小心思,立在一个对立面的交界点,无论选择了哪一种就一定会心痒另一种。
  午饭和水上乐园的娱乐是穿插着的,停泊在一处放平浪静的内海的浮台边,架起三层楼的滑梯,充气起各种水上飞船,有足够足够的可以随意的时间。轮流都玩了一圈,还分批去了一个蝙蝠溶洞,亦玩了二轮飞鱼,驾快艇的船工有意欲让我们落水,在臂力濒临不支的时候,我看到两侧的同伴,咬紧着牙,绳索处也被握得太紧绷直得勒得生疼,原来没有人比我更好过。这时候的念头是有趣的,一种因为放弃所带来的的释然,每一次当我想把拽着船体的手松开时,念想会情不自禁地带动脸上的微笑,就这样放开吧,然后一切苦难就结束了,这一种内心渴望的解脱释放出某些微电流让肌肉轻微战栗而麻颠,虽然每一次都仍然没有放手,但是这念头所带来的快意一阵阵缕过,又回到纵身一跃这个境界上,它代表一道极欲打破但顾虑重重的枷锁,再也没有体力玩第三轮。
  继续在水里浮游,水色蓝绿变换,兑了水半溶的面包吸引了许多黄尾巴鱼,环绕在身边不肯离去,最后形成一个圆球全然已看不见里面的我。还有些全身透明的身体细长如带鱼的鱼很有未来世界的感觉,遇见了好几次同一条呆头厚嘴的苏眉鱼,鲜红色的珊瑚如同人脑组织,最喜欢的还是灰蓝色的星状珊瑚。你为什么迷恋潜水?大多数的回答无非是可以遇见神秘的海底世界看到各种各样的水生物,我一直怀疑这种说法,水族馆和各种视频已能代替这种感觉未必要亲临。看各种水生物个么陆地生物不也同样有看头?后来渐渐琢磨出,我们为什么爱潜水,其实我们爱的是一种自我的驾驭感,保持中性浮力的平衡,像一条鱼一样游荡在零重力的状态中,浑身被海水所覆裹带来的一种安全,与陆地上的空气不同,水是有质地能被五蕴感知的,自由和安全感。嬉水的时候,被珊瑚划伤了小腿,捱了旁人二次踢,也踹了别人一脚,境遇是条响尾蛇,一头咬着另一头。
  回程途中,有个酋长把自己收藏的砗磲搬到这块海域成为一个新的景点,百年砗磲在水下静静的呼吸着,每一次一张一驰形成的水泡串让人想起美人鱼的童话宫殿,裙边有诡异的蓝紫,它们百岁的蚌壳闭合已不那么灵活但仍是有足够张力夹住一个成年人,即便一再被提醒,好胜的人仍都一个自由潜扎下去和百岁的砗磲们亲密接触。在鲨鱼城喂食黑鳍礁鲨鲨鱼时候,这些勇猛倒是不见了,带着血腥的鱼块被潜导撒入水底,不时有鲨鱼在身下有过,因为水下不能发声,于是连呼吸也被屏住,无论个头多么小,但终究是利齿的鲨鱼啊。
  帆船上安排了星夜晚餐,菜品是一道道上的,主食仍是BBQ,夜风徐徐,南半球的星空因为广袤而璀璨。渐渐了解了这团PIT的同伴,一群来自医院的黄昏,二对母女或者姐妹,三对恋人,以完整的三口之家庭出游的倒只有一个不过同行的还有他们的大姨子。我不是八卦的人,但是我有盈余的好奇心,我时常困惑于一种常人不疑的秩序,不按常理处事,却又受捕于陈规,不分裂大概是说不过去的。

  第三天的浮潜路上遇见了彩虹,一场暴雨让快艇中瑟瑟发抖的我犹然多了寒意,紧裹浴巾但是快艇全速动力带起的风仍吹得生疼,风雨之后见彩虹,也许这就是代价。船工说基本上每隔一天的雨后就会看到彩虹,帕劳是世界上彩虹的故乡,一道霓虹弯桥穿过苍穹透过云雾越过海洋架在近处,狐狸住在彩虹的尽头,看见彩虹我总是会记起黑泽明的电影和这句台词,隐喻着自然和动物对人类的宽恕。
  浮潜点是丛金色的巨大珊瑚,其形如玫瑰,也许来的潜水客太多,珊瑚上疮孔累累,都是蛙鞋惹的祸。吃罢午餐回到ROYAL的码头坐了一回海底船,无非也就是船底是透明的造型有些未来感但船身并不会下潜,在珊瑚区兜了很大一圈看砗磲和海星然后几乎要睡去时回航。回到了海岛生活最漫天漫地的无所事事时间,在泳池游了两圈,体力仍健,又去酒店的水上乐园很有自娱自乐精神的玩,设施果然老了,但是偌大的场子就寥寥数人还是十分有乐趣的,我想我渐渐开始惧怕热闹和人多,这不算是个好兆头。
  翌日要去海潜,在选择潜店的问题上纠结很久,五星级的NECO MARINE只要有一个人也会出海全程VIP的服务,SAM's可以让我们额外再去一次水母湖,而MAML是日本人开的,当然三家报价也都不同,最后小五博士说就选MAML吧因为日本人治学严谨。
  在镇上的台湾人餐馆吃饭,宴请了明天的教练,奢侈昂贵的一餐,有不允许上菜单的苏梅鱼也有满壳膏黄的珍宝螃蟹,饭后又把那家全国最大的WCTC商场逛了一遍。这一天换了酒店,玫瑰花园,在另一座小岛上,与科罗洲有大桥相连,西人基本都住在这里,每幢小木屋都有一个露台,椰树茂密,抹满了香茅油还是容易遭蚊子。月色青白,望了很久,有只金毛狗匐在木屋的楼梯上朝我摇尾巴,有海浪声,以及蔓延的夜。要在习惯中打破禁忌跳脱出来,执着也无情,随时归属也随时不安全感,突然想喝AMARONE的红酒,微涩微酸单宁最好不要太重,那种咽下去后唇齿留有浆果的润醇。想喝点小酒,我对小五说。

  AOW的课程需要完成5次潜水,自选2项专业技能,我的OW学习已经是多年前的事情,技能早已荒废,小五对帕劳潜水充满期待临行前2周还特意去了普吉考了OW。他开始向我授课做技能复习,一遍遍地说,难得耐心不厌其烦。船上已经到了2组日本人,1组华人,还将去星象岛接了另外一组潜客。水下姿态和意料中的一样不太好,惴惴忐忑,也许是一早起来坐了一个半小时的快艇,也许是有些对深海的惧意,加上车祸的后遗症,尽管一直在做耳压平衡,在6米处耳蜗倏得巨疼,来不及多想速度充气上浮,小五和教练看得心惊,幸好水不深,否则又是犯大忌。第一潜是蓝角(Blue Corner),地势独特,海底的珊瑚半岛由顶部30米深处急斜至50米深海中,垂直海墙则急冲至3000米水深之下,水流急速多变,遇见几只大海龟,见着一些好看的珊瑚,因为被吸收了光谱,所见除了蓝还是蓝,渐变过渡,鱼类很多,大多数我不认得,有一段水程也只是跟着队形移动,一度觉得有些惘然。
  第二潜,终于顺利了些,脚蹼的排水不太适合我,踢得好累,会合了大家,在德国水道底部等待魔法飞毯一般的鳐鱼从头顶经过,洋流有些大,流勾挂了几次才受力,吐纳之间,一串串的水泡咕噜咕噜。中性浮力掌握的不太良好,难以保持静位,因为焦虑也因为紧张,加上被期待的关照,反而导致心理压力猛增,在水下因为零重力,本是肌体最放松的时刻,可我心事重重,耗氧极快,只能提前上浮,5米停留的时候因快空瓶又上来一组,4人面面相觑,有些滑稽但面镜和呼吸器覆面无法笑出来。出水回到船上,身体的状态仍然未能调整好,帕劳是个医疗条件严重简陋的地方,当地人病了都是直升机送到700公里外最近的关岛就医,小五把焦急和生气写在脸上,无力与争,心里的压力倍增越无法放松痉挛的身体,是否要送我去关岛估计已经成了大家的考虑。这一潜并没有等到MANTA,也不算遗憾,在去往下个潜点的路上,冒出来一群海豚绕着船舷欢游,所有人都兴致勃勃涌向船头,只有我依旧愁眉苦脸动弹不得。众人留我在浅水里待着,使水的浮力减缓我的痛楚,他们一个个跃入40米的蓝洞(Blue Holes),在水面上看下去,那些蓝透得象银河,只剩下我和船工。有些恐惧凭空而来,比如对于深海,甚至对于出行,我的探险已经随着年纪屈服于各种安危之下,自发的拒绝冒险。即便如此,我仍不愿意生活在母国,搜罗各种出逃的机会,去一些小众的地方,做好自以周全的准备,天灾不可避免但人祸起码要远离,你懂得,某些海域它并不安生。总有一些注定残缺难以如愿的部分,尽管这也是一种被沉痛的力量压抑住的自由,等待的时候,天边云卷云舒。
  我在午饭后终于得到恢复,但大家已把我当成需要被保护的对象一直持续到第二天,这种照顾里面,带有某种被忍耐的嘲弄。异国的偶遇陌生人之间这是最寻常的态度,伪善并不惹麻烦上身,我很不愿意和民族去挂钩匹配但的确如此。面对有意无意的目光,熟视无睹,坦然比躲闪来得充满力量,即便是面对无计可施焦虑而跪安在地上的小五。但这仍是糟糕的一天,我捱着点刻算着回航的时间,这一场的波折,终也是埋下了种子,数天以后我最终还是因为这场失调而感染入院。

  熬过难堪的一天,今天的水程不算长,钱德勒石洞(chandellier cave)算是个很有意思的潜点,封顶的4个连排的洞窟,洞口很小而且混浊穿过时候FIN不能踢得太猛,否则扬起的泥沙搅浑了水更是看不清,钟乳石的洞窟大抵都差不多需要有足够的想像力,石洞的本身看来看去实在分辨不出什么所以然,也就穿越的过程因为探索的过程有些好玩。
  这一天的第二潜去了乌龙水道(Ulong channel)候MANTA,踢不动的时候教练抓着我的气瓶,省却了不少体力,于是耗气的数量回到了从前OW的水平出水时候气瓶基本还能保持在90-100bar。MANTA仍然未见,但是水中的姿态倒是自如了很多,渐渐抓住一些感觉,放松呼吸,腾挪开手脚拍些照片,水底的世界几乎都是蓝色的,小鱼成群,大鱼独行,遇见鲨鱼也是擦肩而过。除了呼吸的水声,听不见其他的声音,加上零重力的漂浮大概这就是一种放空的感觉,全身被海水包围,与纷繁绝缘,每一次在我即将进入状态的时候,这一程便要结束,仿佛每一件事都是如此,我有时候会怀疑我是否感知比人迟缓。
  岸潜的时候学了水下导航和打浮标,脱下潜水服的时候,能感觉肌肉因为失去了压力而蓬蓬得伸展。每天回到酒店,清洗装备是痛苦的事情,但是这一天需要换酒店,出水后来不及冲洗,换过衣服然后被海风吹干了咸水中浸泡的皮肤和头发,混杂着炙晒带出的汗水,和金毛狗儿说了BYE,在玫瑰木屋的草地上等待下一个酒店派车来接。

  柒间是白房子的中文名字,因为它只有七个房间,每一间都有一个名字,念起来像带有灵魂,起初选了“初”,这是一个被希望笼罩的字,70个平米,2张KINGSIZE的床实在太大,后来定下“澈”,50平有宽绰的开放式的沐浴间对着山的马桶和景观的吊床。在帕劳不足10家的国际酒店,我一眼看中了这家,从里到外都是纯白,葱郁的绿映衬近处的的丛林和远处的山。极简主义,雅致和温暖,瑜伽和星辰,亲和里面带着疏离,我想那正是我一直想要的房间和我心里想的一模一样。预订是通过微薄联系的,我问怎样支付定金或者办理预订手续,女主人回复我说无需,彼此诚信即可。短短数字,我便开始欢喜上这样清冽的女子卜亦然,信任在这样的世间已很难获得,她自小在不同的国家生活最后来到帕劳,租下海边的这块空地一石一木亲手搭建自己的房子,把家安在这里,有一个天使般的女儿叫做米亚。我抵时她去了香港,红茶店长来接我们,温润彬彬有礼像足英式大管家。
  我们的房间在长长的走廊尽头,钥匙插在门上,拴着MANTA的小布偶,穿过走廊的时候,光线下四周一片月白,突然打开一道房门,阳光和晴白扑面一个新视野。满堵墙都是窗或者说没有窗,因为没有玻璃没有窗框只是墙上一处镂空占据半堵墙的宽敞,略凸延的窗台上错落的摆着一排砗磲的大蚌壳,巨大的纱网从顶覆下,透风但滤过蚊虫,落雨的时候零星会有雨丝飘进来,留下地上的一塘水,小五蹙眉而我赤脚去踩那些水渍,然后在干地上盖下一个个脚印。
  台盆有两个不用争抢,洗漱浴液都是L'Occitane的用贝壳盛放着,厚实的大浴巾,MUJI的睡眠眼罩,埃及贡缎的床品,靠垫上印着清新的蜻蜓或羊齿植物,每一处细节都很妥帖极致。此行一共住了三家酒店,选择的出发点各异,只有SEVEN是出于内心的喜欢。邀请函上主人写着:你可以找到两只猫,几条狗。私人度假管家和回忆。不能找到电视、电话和闷。这些连同帕劳全国仅以KB计算的网速,都是我欢喜的,满足一种短暂隐世的生活,山野和大海,简约的白色,天然的食物,四面开阔的屋子,原生态的我自己。
  小五说,你们是同一类的人,文艺、感性。我不承认,也和食不食人间烟火无关。只是选择生活的态度也许和普世不同罢了,听命于内心,漫不经心偶感一丝颓唐,“文艺”是个矫情的词,感性的人容易轻信和受伤,这和智慧也没什么溯源,但这样的人祈求精神上的温暖和安全感,有时候不合时令,所以也不遭人待见。小五敲了我一个麻栗说,你又在讽刺我是个武夫不浪漫。岂敢,科学家会武术,那是骄子。
  红茶送我们去镇上吃饭,主街很安静,选了家日本料理屋,大河文化展现出它精致的一面,举手投足都洋溢的温婉和禅意让我仿佛回到了伊豆半岛那些静谧美好的日子。就地取料,筷架是珊瑚做得,食材来自最渔船当天的捕捞,帕劳也是除日本以外说日语的地方,在帕劳最南的安戈尔岛上日语为官方用户,有许多因第一次世界大战移民过来的日本渔民。哈根达斯和香蕉船的芦荟啫喱大概是岛上为数不多比S城便宜的东西了,一口气买了6个1品脱装的草莓雪糕,心花怒放的拎了回来,红茶老爷乜了一眼说爱上猫样的女人是幸福的。入夜,下了雨,还有闪电,透过这样的窗直面雷鸣电闪,蚂蚁积聚成团,皱了下眉继续和鹌鹑戏玩,小五见了,说了句艺术的代价。

  睡的很香,淅淅沥沥可以听到室外的水声,早起的时候有鸟鸣,睁眼便是满帘青翠。小五已经出海去了,独自下楼,开放式的餐厅外面支着长长的白色布幔,有点象片场但多了清雅,与红茶、小黑聊天,果然颇有渊源,往事不欲再回首。ROSE是这几天的照顾我们的菲律宾人,她替我摆好了早餐,精致雅洁的餐具,一个玻璃樽内铺了细沙置了一些贝壳海星。鹌鹑是一只狸猫的名字,另一只白猫叫WHITE。鹌鹑约4个月大,正是好动四处好奇的年纪,抱着它吃早餐,它满眼只管盯着盘中的食物,我时不时拿一些培根肉肠切碎喂它,后来索性让它坐在桌上给它一只小餐盘与我同食。天凉爽,去往海边仅几分钟的路程,在山坳的另一侧,所以白房子这边闻不到海水的腥气,我一个人闲逛,然后回屋子躺在吊床上看完了那本带着走过数个国家的推理杂志,小五每次见到都要戏虐这是一本周游世界的神书。
  午时,我随着红茶、小黑去镇上的菲律宾劳工食堂吃饭,4美元,相对帕劳奢侈的物价来说,这的确够廉价,白房子也设有摄影工作室,水下和航拍都是美丽的诱因,小黑是首席摄影师,当然报价非常不菲。有些瞬间错过也许会后悔一辈子,定格的一刹那也不会知道日后的恩怨是非。虽不相信轮回,但是因果却是存在,我一直很想窥见未来的缝隙。在红茶推荐的汉堡店买了烤牛肉的汉堡,把白房子的其他几间房间都参观了一遍,都是90平的大屋子,“满”和“潇”有家族藏书的图书室,“杉”有个水吧和厨房,明日凌晨便会有2对客人入住。在吊床上看书,看看看着便睡了过去。傍晚醒来,和红茶预订了明天白房子里国宴厨师的私家晚宴,全无菜单,这几日大厨出海,于是我们猜主菜是鱼。
  晚餐继续是去镇上吃的,红茶和我们约了时间来接。仍是选择了日料,有新鲜的鱼生,餐馆布置得满墙的红,色彩颇有喧嚣热闹,喝了不少酒,回来抱着两猫说了很多话。这些年,也时常觉得某些旅行的功利性,于是越来越渴望在路上某处静静的生活片刻。选择和被选择都是没有权利的,即便我屡屡反斥小五的人生被规划论,可是终究某些事态的演展并不朝着光明的方向走去,它是无望的,最后被失望掩盖然后不得不放弃。

  床很大,被褥松软得有电影里19世纪宫廷的甜香,一直在做梦,梦见雪地上不停地奔跑没有尽头,梦见少年时戴在腕上的缀着银铃的镯子,梦见自己一张长发散乱仓惶的脸。隙中驹,石中火,梦中身,虽然都是云烟,只是生活还是赤裸裸并且严峻存在的,在惯性中顺水而下,经常徘徊在两个背向而行的矛盾界面,竭力去抓住安稳。
  在微风中醒来,九时许,我喜欢的森林中的白色宫殿,换过一条拽地的白色雪纺长裙,带上水晶额橄榄枝皇冠,趁着清晨带着露珠的阳光在白房子里奔跑、拍照,幔纱的隔断被山风吹动,白裙融入一地白色,掌机的小五说,好吧,公主。也许是发顶的小皇冠也许白色的礼服,吃早餐的时候,ROSE惊吁着与我合影。在木地板的露台上背对着满山的绿,留下我最喜欢的一张照片,娴静满眼希翼。鹌鹑小猫也闻声而出缠着我讨肉吃,白房子里的生活仿佛云端隔世,温暖但又清冷,不需要要太多的交集也不需要太多的交际,安安静静,想说话的时候就去找ROSE或者红茶聊天,想独处的时候就找一张吊床,猫会陪伴着,可以去近处的海边踩踩浪也可以驾车去镇上的超市买哈根达斯和汉堡。离开闹市不远,随时可以回到人世里也随时可以避世,享用着城市却不进入它,习惯与它保持距离。我喜欢这样的时光,曾幻想要这样一间全白色的屋子,母亲不客气地说你去住医院好了,感谢卜亦然把这个作品完成了,庭院里有施工过一半的平屋,那是她的又一件作品,黑屋子,将是她和米亚未来的家。听红茶说,帕劳物资很匮乏,许多东西都从天朝或者关岛一路辛苦地运过来,有些设计因为缺乏材料而无法实现,但我已经很宽慰,这是我最欢喜的住处。
  一整个下午都在镇上闲逛,去邮局寄了明信片。小五选了只土著蜡染发圈和珠贝饰盒送我。在WCTC里还挑了很久的鹦鹉螺最后还是觉得携带不便而放弃。亦花了很久的时间去逛潜店,我时常有这样的念头,要为自己写好遗书,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离开这个世界,随时都有可能,死亡比生命更容易获得机会,然而每一次这样的念头出来时我又觉得自己其实没有什么可以值得托付和交待的,大概除了所养的一只猫,但它也有它自己的猫生,不一定需要我为它安排。
  回到白房子,大厨已经来了,正在磨刀准备切鱼生,果然是猜对了。厨房是开放式的,大厨就在身边做料理,一共上了七道菜,三道和鱼有关,一条鱼,一半切刺身,1/4入汤,1/4炸鱼排,另一条鱼做得很中式葱姜清蒸,甜品盛在一只掏空的橙子里面。银器的烛台上点着长长的白蜡烛,四面掠过凉风,树叶在远处沙沙的响,我与小五面对面的坐着吃饭,时间停滞在这一刻,许多问题来不及思索完毕,便扑入了深渊。
  在视听室看了两部科幻片,吃完了哈根达斯,抬头再看一眼南太平洋的星空,就是告别时间。

  离开的航班仍然是凌晨,午夜时分唯一的一间免税店竟然还开着,铺子虽小吃穿奢侈品竟然都有。塞舌尔的昂贵让我们选择了帕劳,可其实帕劳一点儿也不便宜,对于非居民和无工作准证的外来人来说,帕劳的生活成本甚至高于S城,除了部分海产品这里的一切靠从关岛等地进口,即便是游客苛税也不少,离开时有离境税,潜水时出海税,就连去水母湖也需购买许可。
  帕劳之行是一条长河之中转折的奇点,我后来想有些端倪已经隐约得摊在这不长不短17天的相濡以沫里,TO BE OR NOT TO BE和时下最流行的“NO ZUO NO DIE”是一样的,即便我深信事在人为,可我也从不否认成事在天。对错是非与其说是相对的不如说带着强烈的绝对印记。
  帕劳之程也留下另一段记忆,因为白房子里的卜亦然,我自南去的时间她正好北上,最终在三万英尺的高空中擦肩而过的航空器,终究未能一遇不曾谋面,因为她,我开始重新审视一些价值观,人有时候必须接受那些被禁忌的不能见到阳光的东西,有时候,以家人之名都可以是两回事。貌似热切真诚参与这个社会的建设和改造,甚至还有积极野心对待世俗的成功和业绩,谋杀掉生命的热诚和感性,以获得普世社会化的认可。我不曾是这样的世人,但也不曾真正肯斩断这些标杆,纵然云游世界也无以排遣无根的飘荡,也许终将会迈出那惊世骇俗的一步。
  离开帕劳的时候,除了机场整座城湮没在无边的黑夜中,被无际的海水所包围的岛屿,黑暗缓慢又汹涌而来,升空的失重感,我想起河津踊子步道末福田家里的那场哭泣,从无声无息到肆无忌惮。

 

map

 

相集:科罗尔

2013.12.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