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下的阿里郎:::::::::::::::::::::红旗下的阿里郎

 

  220公里的路程,这列火车从上午九点半一直开到下午五点半,期间临近平壤的时候,撞上了一辆拖拉机额外等候了一个半小时,无论如何,时间够长。沿途不让拍照,在十月的季节里看上去是广袤的金色麦田,一些人民军和农民们正在收割。
   北方的阳光在下午三四点的时分已经开始西下,斜斜的一缕一缕,照得田野里炊烟袅袅,而我懒懒散散调整着无数个坐姿,火车是老式的,弹簧减震器咔嚓咔嚓晃晃悠悠,小盹一会,阅读一会,发呆一会,消遣着时间。
   世界上被承认的社会主义国家目前是5个,中国,朝鲜,越南,老挝和古巴,多边会谈正在进行着,走一趟红色之旅,所以去朝鲜。每天有一列火车从丹东渡过鸭绿江到达新义州,不过5、6分钟的时间,朝方边检上来仔细检查了我们的行李和携带镜头的最远焦距,然后换乘朝方的火车去平壤。车上有4个褐发碧眼的西洋人,被额外的重点关照,几乎每人跟着一个朝方陪同人员。我们被编了组,每组一个番号,感觉是大学时代的军训生活。我们这一组,不到30人,前前后后最多的一天有2个导游1个司机1个摄像全程跟随。
   南男和北女,朝鲜的女子长得都很美,和流传中大脸单眼皮的样子已经相距很远,娇媚的身材,饱满的脸颊,白皙的皮肤,眼睛都很水灵,要相信,她们肯定都不是人造的。她们喜欢穿传统的高丽服,鲜荧的雪纺高腰大摆裙,用硬纱的衬裙撑的象轻盈的芭比,年纪稍大的女子,穿拖地的绒或昵质地,厚沉且庄重。男子则暗泽了许多,深灰或者浅墨色的西装和中山装。每一个人都佩戴这胸章,上面是最高领袖的头像,官员有官员的式样,军人有军人的款式,党员和群众也不同造型,把自己交代的清清楚楚。这里美女虽多,大抵都是安全部门的特工或者便衣。
   第一顿晚餐,都吃得狼吞虎咽,一整天的火车和中午的冷便当,让大家都饿了,鸡蛋特别的香,黄瓜很脆,萝卜拌着辣椒,米饭是籼米,想起幼年随着父母去买米的情景。这里的口味生冷辣,也不如韩国大酱汤和烤肉来得垂涎,只是天然绿色,胜过转基因的食物。
   架好三脚架调了曝光时间30秒拍了平壤两江的夜景。路灯很暗也只有主干道才有,高楼不少,都是居民住宅楼,统一的都是透明的白纱窗帘,都是白色的灯管,清冷清冷的银白透出来,亮着这个城市。还照了一张星星,晶亮但是星辰不多。
   洗澡睡觉,床很硬。
  
   开城,参观板门店和38军事分界线。一路上气氛戒备,有军人随车,路上导游教了我们一些常用的朝鲜语,大家说得最音准的是:阿嘎西伊抱腰(小姐漂亮)。到了停战协议签订会场和谈判会场,讲解换成了军管,组里的成员分别坐在当年朝方和美方代表的座席上,一脸严肃。有中年男子举家八口前来,说我的父亲是抗美援朝的军人,我的岳父也是支援军战士,所以,今天我踏上这片留过我父辈鲜血的土地,缅怀。
   上个月,就在这里,有2个观光的洋人不知何故从韩方观景楼走过戒备线,被爆穿了头。两年前,在韩国,同样的经纬度上,从南方看北方,这条军事分界线围着铁丝网,只有中间7所蓝白的小房子周围的分界线是象征性低矮的水泥台阶。今天,从北方望南方,虽然隔了时空和南北,也算是重游,身边伴游的人已经换过,物是,人已非。
   午餐是特色餐,进了餐厅,吓了一跳,整整一桌子,将近50只黄铜的小碗密密麻麻的放在桌子上,金灿灿沉甸甸,这场面还是有些恐怖的,因其数量质地颜色以及餐厅的光线。除了野菜酱汤,仍然都是冷的食物,拌饭吃了。这一行,应该是这一年吃米饭最多的时候了,平时一顿不超过两口饭,在朝鲜的几天,每顿都添加到了一小碗。中方是朝方最高款待的宾客,别担心,吃饱是没有问题的。
   城市里,干净整洁,大气,和所有的北方城市一样,有萧肃的深沉,学生们放学三五成群的走,戴着红领巾。参观了建党纪念塔,主体思想塔,被俘获的美军舰艇,万景台和高丽博物馆,接受着高丽民族的爱国主义教育。体验了朝鲜的地铁,深达地下100多米,光是手扶电梯就乘了十分钟,站台很宏伟,彩灯高挑的样子,象是若干年前苏俄的风格。
   每个十字路口,都有美女交警,平壤城里的凯旋门比巴黎的还要高大但不精美,体现着劳动人民的粗旷智慧。继续了一顿没有热气的晚餐,没有荤腥但是有啤酒,酒很好喝,和水质有关,没有美味但是有服务生献唱,一天,这样过去。
  
   早起,去金日成广场看阅兵,兵没看到,但是见到自发列队而来朝奉的许许多多学生,穿着简版的民族服式样的黑白校裙,干净斯文的美女很多很多。一回头还见到黄花衫黄裤子挺着大肚戴着墨镜披着小马哥风衣的光头男子,很黑社会,泰裔一样的东北匪。这样的氛围里,很逗很逗。
   妙香山,真的是香的,礼品馆里被带来带去看得昏昏噩噩,普贤寺里只有一个学者一样的僧人。这一天,忙着看演出,少年宫的学生们技艺高超全是未来的美女帅哥,阿里郎凭借十万人团体操,谁能不震撼劳动党的伟大。
   整个行程,比相像的仍要自由很多,只要有朝方人员陪同,可以自由出行。不是特别军戒的地方,也可以随便拍照,有时候越是不让做的事情,我们才越是有偷偷摸摸的刺激。让导游给安排一顿玉流馆的冷面和狗肉。原来一顿狗肉人均消费要500欧元,冷面还是尝了,只吃了两口,对于相对粮食贫瘠的这个国家,我浪费得很惭愧。
   去不了当地人生活的供销社,只能在宾馆和外宾商店购物,用欧元结算,价格黑市,买了数本邮票册,红色主题,斗志满腔,给沙皮写了明信片,没找到邮局寄。
   在这几天里,仿佛回到青涩的少年时代,在1985到1995这样的光年里,懵懂的每个片段都涌现出来,清晰而且悸动。
   在这几天里,有一股淡若流萤一样柔软的光,引导着这些消失的恬静年华,朦朦胧胧的袭击着自己如今渐渐不见表情的脸。
   在这几天里,想起曾经发誓要完成的一些理想,一些梦想,一些妄想。
  
   终于是要返回,出关时分朝方边境严到需要核阅相机内的每张照片,不知道胶片时代,他们是不是还给免费冲洗才能检查。再一次见到鸭绿江断桥,终于回到丹东,直奔酒店仍了行李,身上只是三十块钱,和兄弟开玩笑说,速度往我卡上打钱救人,另外明天戴着满汉全席来接机。一个人刷卡吃了一顿海鲜烧烤,大海螺,拌蚬子,20多只生蚝及鲍鱼,朵颐满足,顺着江边看灯光的大桥和夜。
   风起的时候,穿着风衣还是哆嗦了一下,
   兄弟是真的戴着大小老婆来接飞机,灌了我一顿饱饱的酒菜,这么大,去了那么多地方,只被这样专程的接了一次,另外借着表弟表妹的光在和他们同行的时候被他们的父母接了两回,这一次真的是感动的。
   红色列车,开过了4站,下一战就是终点站-古巴,计划有没有变化快?

 

高丽vs大韩

2008.10.5

 

 

:::::::::::::::::::::::::::::::::::::::::::.